長照2.0「無縫接軌」的當務之急,必須優先處理出院準備服務與長期照顧管理中心之間的斷鏈

        立法院通過長照法部分條文修正案,第十五條增加遺贈稅十%及菸稅每包廿元,合計每年可新增財源二百八十八億挹注長照特種基金,但民眾是否就能受用,答案恐怕是否定的。

        從本會「家庭照顧者關懷專線」觀察,不論是必須進入家庭的居家服務,或失能長輩白天去、晚上回家的日間照顧中心,都不是一般家庭熟悉的顧老模式。服務進入家庭私領域,需要突破家庭心防,也需要家人間更多協調與配合,例如交通接送、照顧服務員到宅時間等。民眾的不瞭解,亟需專業人員溝通與引導,否則很容易怕麻煩、半途放棄,轉而使用所謂方便的外籍看護工。

        英國是全球第一個制訂「照顧者(認可和服務)法案」的國家,其經驗發現,當家裡有人倒下,就會有「家庭照顧者」出現,健康或社會照顧組織適時提供知識與支持,會促使照顧者感覺應該尋求正式服務;但若缺乏對照顧者的即時支持、理解與引導,家庭就會與公共長照服務斷鏈。

        目前七十六萬失能、失智長輩與身心障礙者,大約僅兩成使用長照服務,三成聘僱外籍看護工,逾五成由家庭獨力照顧。長照2.0如何「說服」民眾願意使用長照服務?關鍵地點與接觸時機是「醫院與出院準備服務」。

        不管是「新手照顧家庭」或「資深照顧家庭」,共同點是都會進出醫院,這是引導使用長照服務「最佳機會點」。然我國自一九九三年起推動「出院準備服務」,作為長照服務重要的轉介單位,卻未發揮應有功能,甚至被醫院部門視為「賠錢業務」長期忽略。

        健保署去年四月起新增「出院準備及追蹤管理費」項目並每案補助,但各醫院對服務對象定義不一,北部某醫學中心將「病房超長住院個案」列為首要服務對象,有些醫院則是將「提供醫院內、外的醫療資源及轉介相關資訊」列為主要業務;各院組成人員與執行方案不一,缺乏標準化作業程序,更未落實轉銜個案與相關資訊到長照管理中心的功能等,換言之,並未與長照2.0接軌。

        再者,健保導致民眾的就醫習慣是大病時住醫學中心,但出院後卻不熟悉自家附近的基層醫療與長期照顧。如何讓各層級醫院之出院準備服務、民眾返家後所在地的長期照顧管理中心,與基層的居家醫療真正整合與延伸,依據民眾就醫習慣,透過出院準備服務銜接醫院與基層醫療順利銜接,才是關鍵。

        當務之急,長照2.0「無縫接軌」必須優先處理出院準備服務與長期照顧管理中心之間的斷鏈。

        長照專員與醫院合作,先透過「出院準備服務」,提前教育民眾使用長照服務的資訊與準備;民眾出院後,整合與延伸所在地的長期照顧管理中心與基層居家醫療。這需要衛政、社政主管機關基於「使用者經驗」,有更多對家庭照顧歷程的了解、討論及共同合作,才有翻轉的可能。

2017-01-14 02:06聯合報 陳正芬/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理事長、文化社福

政策專區分類: 
Warning!
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,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。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,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。
Get Firefox
Get Chrome
Get Oper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