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合報評論-藍綠長照支票的共同失憶症

        人口老化與長期照顧問題,已成了民眾的「最痛」,多起照顧悲劇陸續發生,讓政府不得不正視長照服務的迫切性。但國民黨提出長期照顧保險,民進黨提出長照十年 2.0 版,就財源為「保險制」或「稅收制」,吵得不可開交!

       解讀「國民黨保險版」,第一年開辦費預估一千一百億元,其中卻錯誤以目前使用量推估未來社區與居家服務的使用量,其偏低的使用量,恰是因國家提供的服務量不足,以及排除外籍看護工家庭所造成。而「民進黨稅收版」,一年財源僅三百五十億元,在計算服務提供量時,似乎亦將聘雇外籍看護工的廿二萬家庭排除於外。

       「將廿二萬外籍看護工聘雇家庭排除於補助資格之外」,兩黨倒是有志一同。事實上,過去五年,外籍看護工快速增加二萬四千人,平均每年增加近五千人,如果排除這些家庭,顯示就是「占家庭照顧者便宜」,把責任推回給家庭。

       現行四十六萬的六十五歲以上失能老人當中,使用長期照顧服務者僅有十五萬人,其中使用社區與居家服務者僅四萬三千人,連一成都不到;深究民眾使用政府補助長照服務這麼低的原因,係因聘雇外籍看護工的家庭,不能同時使用居家服務,因為外籍看護工被政策界定為補充人力,且被視為搶走本國籍照顧服務員就業機會,因此以排除或降低居家服務補助,作為「懲罰」。

       兩黨對外籍看護工的漠視與敵意,把這些家庭貼上「不需要服務的標籤」,把選擇外籍看護工視為「自願選擇」,採取將這些家庭排除於長照服務的策略,無怪乎連婦女團體質疑,現有的長照保險規畫之現金給付,是民眾聘雇外勞的「補貼」?

       事實上,在六十五歲以上失能老年人口中,僅兩成重度失能老人需要機構住宿式服務,其餘八成中度或輕度失能老人,需要的是社區日間照護,或居家式服務。當國家提供的社區與居家照顧服務不足,家庭照顧者勢必得承受更大照顧負荷,外籍看護工不是「自願選擇」,而是「被迫的選擇」,因為沒有人可以廿四小時照顧。再者,台灣雙薪家庭為主的型態,在職照顧者需要彈性且長時數的幫手,這往往是無法使用短時數居家服務,或服務時間只到五點的日間照顧中心的原因。

       目前國內外籍看護工共計廿二萬人,一年即為外籍勞工輸出國家提供近三百七十四億外匯(每月一萬七千元乘以廿二萬人),另方面,勞動部每年從聘雇家庭收到了近五十億元經費(每月兩千元乘以廿二萬人),卻始終未能跟衛福部共創本國銀髮照顧服務產業。

       反觀日本首相安倍晉三,近日宣布提振內需的新社福措施,將增設長者照護機構列為主要項目之一,整體支出規模估計為三兆至三.五兆日圓(約二百四十五至二百八十六億美元),試圖在明年夏季的國會選舉前提振經濟。

       針對台灣由外籍看護工建構近四百億、跑也跑不掉的內需市場,以及照顧悲劇頻傳的照顧需求,哪一政黨可以真正提出解方?

2015-12-11 01:43 聯合報 陳正芬/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理事長(台北市)

 

政策專區分類: 
Warning!
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,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。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,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。
Get Firefox
Get Chrome
Get Opera